• 账户登录
  • 邮箱登录
  • 手机登录
悠悠我思

地址:http://www.zhidaor.com/Memorial.aspx?MemorialID=24859

纪念文章
悠悠我思
分享2017年3月18 日 阅读(323) 评论(0) 发布者(jiangdi)

每天早晨,我依旧从一村骑车出发,几分钟光景就到四村,路经小花园只看到父亲朝南的卧室大窗紧闭着,白白的纱帘也静静地低垂,打开三楼的房门,急切地跨进卧室,没有电视机的声音,也没有京戏的唱腔,推开窗户,太阳的光芒照进了屋内,床上棉被折叠的整整齐齐,沙发上有一个布靠垫躺着,倚窗地那一把藤椅上空荡荡的,衣帽架上挂着母亲为父亲编织的那顶法式礼帽,屋内只有砰砰地心跳和嘀嘀地钟声,父亲呢,他去小花园,他去书报亭,他去社区卫生中心,老人家已离开家两个多月,再也没有回来,这次他真的走了。

这些天,我在父亲的卧室里整理他的遗物,钢笔、放大镜、老照片、书籍、荣誉证书以及京剧播放机,还留下一张手书家风和两段珍贵的声音。
一段是2015年9月4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第二天,时间为30分钟左右,另一段是2016年2月22日,甲申正月元宵节,时间为15分钟左右,父亲聊起家常谈起往事,把九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娓娓道来。
父亲1923年7月出生在上海宝山,10岁丧母后返回溪口,24岁开始特立独行,自食其力,30岁以后由在宁波人民医院做大夫的妙龄姑姑牵线,与母亲相识结婚,35岁大龄得子,那年为丁酉暮秋,三年之后,又添一个妹妹,父母把一双儿女视为上帝赐予他们的最好礼物,倍加呵护,培育成人。
父母每一次向亲朋好友谈起我们兄妹俩,成年后未遭遇下乡务农留在身边,成家后生儿育女其乐融融,那种洋溢着幸福的神情至今还历历在目。
丁酉清明将至,兄妹俩家一行8人去福寿园,陵园正门有明旸法师手题书迹,地处青浦城南,毗邻松江,古称三泖九峰,因宁静清幽,绿树成荫,有诸多文化要人相约在此,余秋雨先生欣然將此墓园题为‘’人文纪念公园‘’,手捧父亲的骨灰,小心翼翼地将其安放于枇杷园墓穴,从此,父母相聚,长眠于这一片山清水秀的土地上。
当年,我曾用楷书手书诗经《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总觉墨作未尽人意。后刻一母亲姓名朱文印,陪母入土,今再刻一父亲姓名白文印,安于墓穴,一朱一白,心心相印。
悠悠我思,撷取《子衿》诗句,镌刻在父母墓碑上的墓志铭,也永远镌刻在我们的心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