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账户登录
  • 邮箱登录
  • 手机登录
何承华 罗枫纪念馆

地址:http://www.zhidaor.com/Memorial.aspx?MemorialID=24314

纪念文章
怀想温暖的1973年
分享2017年7月27 日 阅读(102) 评论(0) 发布者(hjkyy)

     一个鲜为人知的管道局成立故事,一段巧合的选址佳话,1973年,管道局第一任书记何承华、第一任局长朱洪昌等站在廊坊镇最繁华地段——三角地指挥基地建设时,谁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费尽周折的选址定点,成就了我国著名的管道城——廊坊!

   当年“八三”会战后,东北输油管道网很快就要建成了,为了加强对全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建设和生产管理工作进行统一领导,根据华北油田、中原油田、长庆油田、新疆油田勘探开发形势,建设华北管网、华东管网和其它几条输油干线,今后的跨区管道建设,必须有一个专业职能机关——管道局来牵头负责,为此,燃化部党组向中央提出了成立管道局的建议。

     1972年秋末,接到中央组织部调令的何承华到燃化部工作并负责着手组建管道局。何承华1936年参加革命,解放后一直在省、地、市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熟悉工农群众工作,熟悉地方政府工作。就这样,何承华来到燃化部工作,同贾振礼、姜士安、文前等9位同志,开始了筹建管道局的工作。不久,东北“八三工程”副指挥、与“铁人”王进喜齐名的石油标兵朱洪昌也风尘仆仆地来了。

    1973年3月1日,成立管道局的请示报告呈报国务院。 4月16日,国务院批复了成立管道局报告。批复报告到了燃化部,管道局局机关即日成立。局机关成立了,何承华任书记,朱洪昌任管道局局长,但是办公地址久久未定,必须尽快选定办公地点,搞好基地建设,以谋求发展。

    北京?不可能,党中央及国务院各部直属机关、市政建设、民居等如砾屑入海,首都已被占得满满当当。活动了大半年的管道先行者们才在燃化部大楼、煤炭部招待所和原北京石油学院搞到几间房子,此时的北京,已开始控制工业基地建设,控制外埠户口落入。天津、唐山、沧州、秦皇岛等地都被选址的人一寸寸踏过。当时秦京石油线正干得火热,首站所在的秦皇岛市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被大多数人看好,却因先后几次与地方政府协商终未达成一致。正巧,河北“八三工程”指挥部指挥、河北省军区司令员伍银德来到北京,在与何承华等见面时,谈起了选址一事,就说到了京津之间的安次县廊坊小镇,当时还不为人们知晓。何承华问明情况后,大喜过望:“这里离北京天津都不远,靠近部里便于工作。”当即派傅永安和林树柏、王文华等随同伍司令员去了廊坊。说来也巧,河北省天津地区(廊坊地委前身)也正从杨村迁建廊坊,两家一合议,一个愿来,一个愿收,当时就基本定下来了。几经会谈,管道局的局机关地址终于定在廊坊镇。1973年5月25日,管道局筹建处的牌子正式挂上了。从此,一个继铁路、海运、公路、航空之后,一个新型的运输行业管道运输业在冀中平原腹地一个尚没有名气的小镇——廊坊确定了大本营。

    1973年的5月,何承华、朱洪昌等站在廊坊镇最为繁华路段——三角地。当时廊坊正是风季,满目除了风沙尘土,再就没有其它景致了。站在当街,冷硬的风扑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沙子眯了眼睛,他们用手揉了揉,却揉出许多眼泪来。真不敢相信:京津之间还有如此荒芜的地方?荒芜,是自然造就的。廊坊地处华北平原北部,由永定河终年冲积而形成,地势低洼,季风在西侧太行山和北部燕山受阻,涡漩此地,数月不散,因此,廊坊一带土质沙化,盐碱严重,植被较稀,长年下来,浮沙已遍布原野。荒芜是历史造就的。廊坊是进入京津的门户,是自古兵家必争的冲塞要地,小小的三角地屯过明军清勇、义和团及八国联军,冯玉祥率军也在这里驻扎过。烽火狼烟后的土地还未及被甘露滋润,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一场接一场呼啸而过,廊坊实在是无风景可言了。

  “让管道从这里开始,也包括环境的治理,未来廊坊,风景这片独好。”第一代管道人何承华自语着。毕竟这里的地价、位置可人。但在当时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一选址定点,成就了未来的管道城——廊坊。日后的廊坊,风景真的开始了!

    几番周折,周折中又有多少兴奋、多少沮丧已无人知晓,按照管道局规划的建设蓝图,何承华、朱洪昌、贾振礼等第一届领导班子上报部委,管道局在廊坊征购了2200余亩土地用于基地建设,其中包括华北管线指挥部基地,建设面积总规划26万平方米。数以万计的来自新疆、玉门、大庆油田员工以及英雄的石油师人、全国各地部队官兵一队队、一列列进驻廊坊,一场轰轰烈烈的管道会战在华北大地拉开了战事。

                                                                                                                                        作者   晓娟   金昆

发表评论